【征稿选登】坚守

  原标题:【征稿选登】坚守

  在黑暗的街道上,街边的路灯闪烁着,远处刮来寒冷的风,刮起满天的枯枝落叶,空无一人......

  巷子里几个身影闪过。当我和他们相遇时,大家的眼神中都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不信任的目光,侧着身子,屏着呼吸,逃离般躲闪着,似乎在一个空间里多呼吸一下都有致命的危险。当此之时,如果不是迫不得已需要外出补充新鲜蔬果等生活必备品,都不敢轻易外出。

  正当我和大人们躲避不及的时候,一只白狗汪、汪地与路人狭路相逢。“这只倒霉狗!晦气!”一个路人像遇到了瘟神跳着离开,戴着口罩,也能听得出他骂骂咧咧的语气。在疫情期间,传言野生动物身上寄生着病毒,像这样的肮脏不堪的狗,肯定少不了病菌的。借着微弱的光线,我看到白狗的毛发在夜色微弱的光线下显得非常凌乱,左边大腿旁,黏着一团乍看像是灰黑色污渍。那是被烫过的斑驳的疤痕。污渍斑斑的白色皮毛早已失去了光泽,脏兮兮的,干瘪的肚子和嶙峋的骨架,使人厌恶不已。

  白狗一瘸一拐地拖着后腿,扭进了巷子边上的一个枯叶遍地的院子,院子里的物件摆设还算整齐,看得出主人曾经收掇过的痕迹。这只狗坐定后,在没有灯光的院子里对着我和路人自信地狂吠不止,似乎不容许任何人经过它的领地。哦,原来这是它的家。

  我开始注意这条经常在巷子里出没的白狗。白天里,它外出四处觅食,拖着残腿的背影在每个垃圾桶边上徘徊。笼罩在疫情白色恐怖下的人们,都听从国家指示居家自我保护,哪里那么容易能找到食物?它在街道漫无目的地前行,却毫无收获。是的,在疫情期间,连狗都不能幸免。北风卷地,天寒地冻,一只拖着残腿的白狗,在巷子里饱受着又冷又饿的命运却不愿意离开它的家。不,它主人的家,虽然主人早已不知去向。老人们说,这院子年前才刚换了新主人的,新主人总是独来独往,平日里是做什么的,没有一个邻居知道。 

  路边的大树沙沙作响,几片枯叶也飘落了下来。它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几根鱼骨,自己吃了一半,还有一半叼到院子里,放在一个堆满腐烂骨头的角落。该不是要留给谁的吧?      

  这天傍晚,它走到巷子边的一个炉子旁想暖和一下,一不留神,碰倒了炉子上的一锅汤。随着煤炭落地火花四起的同时,炉子的主人闻声赶来,人的叫骂声和着白狗嗷嗷直叫的声音,在空中回响。它又添了新疤痕了。强忍着饥饿和疼痛,它再次回到了主人的院子里。在空无一人的院子里痛苦地呻吟,坚守着这座主人不知去向的院子。

  疫情无情人有情,几位好心的邻居开始用药物救治白狗的烫伤,当他们把手伸向这条可怜的狗想要帮助它时,它突然跳起来,对着邻居们大叫。白狗哀怨的眼神触碰到了邻居们善意的目光后,终于平静了下来。大家回顾院子四周,一张《战疫申请书》躺在院子的一个角落里,字迹早已模糊。邻居们猜测主人的去向。原来白狗的主人是位医生啊!原来白狗的主人离开院子,奔赴了疫情集中爆发地武汉,担起了救助新冠肺炎病人的责任。也许走得太匆匆,还来不及安顿这只白狗。

  邻居们不禁对这座院子的一切肃然起敬,包括这只白狗。突然,大家就明白了只要有人靠近院子,白狗就狂吠不止的原因,它在坚守着主人的院子,就像主人坚守武汉阵地一样!

  大家纷纷自掏腰包,在院子里给白狗做了一个新狗窝,还购买了许多狗粮,每天投喂给它吃。远处的光芒正在升起,黑夜正在被慢慢驱逐,春天到来的消息越来越明晰,一切都在慢慢变好。

  几个月后,主人终于回来了,询问邻居后,明白了这段时间,他的白狗是如何不惜一切代价坚守着自己的院子,又看到院子一角堆满的腐烂的食物。那些正是白狗舍不得吃留给自己的“食物”。他紧紧地抱着遍体鳞伤的白狗,激动地说:“我回来了,疫情就要过去了!”

  夜就这样结束了,大家即将迎来光芒与温暖。医生护士坚守武汉阵地凯旋归来时的样子,像极了武大烂漫的樱花,是那么美丽,那么自豪......

  作者 陈泽睿  编辑 胡博阳

  本文系“以写作之名——新京报·新声代第二届中学生写作创造营”投稿摘登。投稿请发至xjbpl2009@sina.com邮箱。更多活动信息请关注本专题。

  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