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售还是被禁?TikTok面临关键时刻

出售还是被禁?TikTok面临关键时刻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  记者 | 柯晓斌

  字节跳动正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危机。

  TikTok接连在印度与美国遭遇禁令。作为唯一一款在全球范围内能从Facebook的社交矩阵中突出重围的产品,全球下载量超过20亿次的TikTok是目前中国互联网产品能达到的最高高度。

  这是字节跳动全球化布局的第5年,从向国外输出图文信息流“今日头条”,再到复制抖音,通过短视频在全球移动互联网上拿到船票,它成功地向资本市场讲述了全球化故事。作为非上市公司,据媒体公开报道,近三年,他的估值从220亿美元起逐年翻倍,到如今已达1500亿美元。

  然而,印度与美国也是TikTok海外排名第一、第二的市场。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,美国和印度占据了其总下载量的近40%。

  在这种大环境之下,不想坐以待毙的字节跳动,也开启了自救之路。在斡旋无用的情况下,售卖TikTok成为止损的有效方式之一,与此同时,它的上市进程也首次被披露出具体细节。

  最新的进展是,英国首相鲍里斯·约翰逊(Boris Johnson)已经为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开了绿灯,允许其将全球总部从中国迁往伦敦,各大臣为对此表示支持,并称这一计划将在接下来的几天内公布。

  而TikTok则表示,他们的确在探讨在美国之外设立TikTok总部的可能性。

  “全球化是支撑起字节跳动高估值的重要故事,如今不得不告一段落,资本市场会重新对其全球化故事进行评估,现在上市,则意味着代表阶段性到顶了,没有新的故事了。”一位投资人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,现在上市,它在资本市场上的价格大概率就是抖音、今日头条等国内爆款应用的打包价。

  这可能是字节跳动最为无奈地选择,但确是目前的最优解。只是,这只凶猛的独角兽,在阶段性地结束全球化故事后,它的征程将会踏上何方,目前还不得而知。

  达摩克利斯之剑

  过去的半个月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、总统特朗普、白宫办公厅主任梅多斯先后表示,美国政府内部正在讨论封禁TikTok。大部分人也是最近才关注到此事,但事实上,字节跳动早就与美国方面展开交锋。

  据《财经》报道,过去一年多,TikTok两度被美国政府调查。第一次是2019年2月,美国公平贸易委员会(FTC)罚TikTok 570万美元,指责其未经家长允许获得儿童个人信息。第二次由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(CFIUS)在同年10月发起,调查TikTok持有大量用户数据,是否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安全。

  截止目前,据不完全统计,为了守住TikTok,字节跳动先后聘请了5家游说公司在美国政府中间斡旋。

  去年年底,有外媒报道称,为了缓解美方关于安全的担忧,字节跳动公司正在考虑出售旗下的短视频平台TikTok部分或全部股权。但当时,TikTok负责人在回应中予以否认,称公司没有与TikTok的潜在买家进行过讨论,也没有任何出售意向。

  真正直接性的发难则始于近日。

  美国时间7月31日,特朗普表示将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,最快在周六(即美国8月1日)下达行政命令,他还表示:“我有这个权限。”

  随后,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称,字节跳动已同意完全剥离TikTok的美国业务,并提议由微软或另一公司接管。并称,字节跳动同意完全剥离TikTok在美国的业务,是为了挽救与白宫的一笔交易。字节跳动此前还试图在TikTok的美国业务中持有少数股权,但遭到了白宫的拒绝。

  其中一位知情人士称,特朗普的表态促使TikTok做出了更多让步,包括同意在未来三年内在美国增加多达10000个工作岗位,但目前尚不清楚这些让步是否会改变特朗普的立场。据透露,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也已同意出售自己的股份。

  与此同时,面对美国政府的持续压力,昨天下午,据英国多家媒体报道,英国首相鲍里斯·约翰逊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开了绿灯,允许其将全球总部从中国迁往伦敦,张一鸣也将很快宣布他们打算在伦敦开设总部。

  除了在洛杉矶以外,伦敦现在是TikTok的最大办公室。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,在今年5月,TikTok在欧盟游说监管机构Transparency Register进行了注册。该数据库列出了试图影响欧盟立法的游说组织。 这意味着,Tiktok现在可以正式游说欧盟了。

  美国时间8月2日,微软在其官网确认了公司正在与字节跳动探讨收购事宜,还表示微软CEO已和总统特朗普进行了对话。微软表示将保持和包括总统在内的美国政府的沟通,在9月15日之前完成这一谈判,并强调了公司对数据与隐私安全的重视。

  就在特朗普公开表示表示将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时,据媒体报道,字节跳动考虑将中国业务在香港或上海上市,更倾向于香港。 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称,字节跳动或许更倾向于在香港上市,已在与两地证券监管机构进行相关讨论。

  此时,张一鸣的全球化战略正遭受着不可抗因素的巨大挑战。

  双线布局

  字节跳动成立之初,12年底,在锦秋家园里,其创始人张一鸣就和团队开始讨论国际化的事情。 

  的确,成立八年以来,字节跳动都是实施国内和国外双线作战的战略。

  2015年8月,今日头条海外版TopBuzz正式上线;2016年9月,TopBuzz Video开始上线;2016年10月,注资印度最大内容分发平台Dailyhunt;2016年12月,控股印尼新闻资讯平台BABE。

  当时,字节跳动的主要产品还是信息流分发平台“今日头条”,其主要竞争对手是腾讯新闻。据今日头条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6年8月底,今日头条DAU)超过6000万,累计激活用户逾5.5亿,人均使用时长则超过了76分钟。“争取早日结束国内的战斗。这样才有机会走向全球、有机会达到愿景,有机会做更多精彩的事情。”这是张一鸣当时定的目标。

  “全球化会是2017年今日头条的核心战略之一。”2016年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上,张一鸣透露:今日头条目前在北美、巴西、日本、东南亚等地区已经有1000多万的海外用户。

  2017年8月,抖音海外版TikTok正式上线;2017年11月,字节跳动收购音乐视频社交应用Musical.ly。

  成功收购Musical.ly也成为字节跳动全球化的关键一步,为TikTok的高速发展提供了种子用户,“在当时看是一件很疯狂的事,甚至让人看不懂,Musical.ly当时的用户中大部分都是14岁左右,这部分人群的政策风险极高,同时,商业化价值很低。”一位前快手人士表示,当时,快手也在竞购Musical.ly,但最终因要价过高而放弃。快手方面认为,10亿美金足够在欧美市场砸出一个产品,不需要去做收购。

  收购了短视频应用musical.ly,次年2月,TikTok正式登录美国市场。半年后,musical.ly与抖音海外版 TikTok将合并,沿用TikTok品牌。2018年,面对快手在国内激烈竞争,抖音快速迭代产品功能,随后,把这些功能直接复制到TikTok上,让其产品形态更多元化,吸引到了更广的用户群,让TikTok迅速“出圈”,成为流行性应用。

  在2018年,张一鸣曾公开定下目标,在三年内实现全球化,超过一半的用户来自于海外。当时今日头条的海外用户占比仅为10%。

  2018年12月,抖音国内DAU(日活用户)突破2.5亿,MAU(月活用户)突破5亿。与此同时,在进入北美市场一年之后,据AppTrace数据,TikTok在2019年2月的全球应用下载量排名中从269位跃升至第四位。Sensor Tower数据显示,2019年,TikTok的全球下载量超过7.38亿次,相较于2018年的6.55亿次,有明显增长,今年,其下载量突破20亿。

  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,TikTok的20亿次下载中,印度是下载量最大的市场,截至4月底,累计贡献了6.11亿次下载,占全球总下载量的30.3%。 美国是TikTok海外第二大市场。截至4月底,美国市场累计贡献了1.65亿次下载,占总下载量的8.2%。

  随着TikTok的大获成功,其估值再次飞跃。今年7月,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称,字节跳动估值已达1500亿美元,是全球最大的独角兽之一。

  但在硬币的另一面是,TikTok一直面临着来自美国政府的压力。

  尚无定论

  TikTok突遭打压背后,中国其他出海APP也将面临同样的压力。

  据环球网报道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8月2日称,特朗普政府将在“未来几天内”对白宫认定为“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”的中国软件公司采取行动。

  对此,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周一表示,美方泛化国家安全概念,在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,对有关的企业做有罪推定,并发出威胁,违背市场经济原则,暴露了美方所谓维护公平自由的虚伪性和典型的双重标准,也违反了世贸组织开放透明非歧视的原则。

  《中国互联网报告2019》指出:“全球科技公司现在正复制他们中国同行的成功概念,从超级App、社交+电商再到短视频。”

  该报告指出,超级App“提供从购物、打车、转账到机票预订等一站式服务”,最出名的产品——活跃用户超过10亿的微信和支付宝——正在被美国的脸书、日本的信息平台LINE和印尼的综合服务平台Go-Jek所模仿。

  与此同时,社交APP和直播购物的衔接,也正在被美国的巨头公司所模仿。比如Amazon Live,在视频主播通过直播演示产品时,用户可以直接购买。Instagram还允许用户通过敲击产品标签购买产品,谷歌则计划给其视频网站YouTube增加购物功能。

  今年2月,美国的Snapchat公司将中国的视频服务商TikTok列入它所认为的竞争对手名单之中。2018年,Facebook推出了短视频应用程序Lasso,克隆TikTok的同时进行狙击,但Lasso最终以关闭的形式宣告失败。去年11月,Facebook推出了新的短视频应用Instagram Reels继续狙击TikTok;而Instagram Reels于近期开始登陆印度市场,这也是TikTok在印度被禁的关键时期。

  2019年年中,面对在北美快速发展的TikTok,Google和Facebook两大巨头开始限制TikTok在其上面投放广告买量。一位前国内短视频巨头海外负责人对界面新闻表示,“如果字节跳动全球化失败,短期内,中国企业出海都会比较难了,从2019年年中开始,中国出海的产品,稍微有点规模就很难在国外巨头上买到量。”

  8月1号晚间,TikTok官方账号发布了一条“稳定军心”的视频——《给TikTok社区的一封信》。 TikTok美国区总经理凡妮莎·帕帕斯:我想感谢数百万每天使用TikTok的美国用户给我们每天的生活带来创意和快乐。我们感受到了你们的支持,我们想对你们说声谢谢,我们哪儿也不会去。

  昨日中午,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发送公司全员信,坦承还没有完全决定最后的解决方案,但对TikTok的未来充满信心。

  8月3日,《纽约时报》报道称,包括Brittany Broski、 Hope Schwing 和Mitchell Crawford在内的多位TikTok大V,其粉丝数加起来超5400万人,联名向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了一封公开信。信中表示,TikTok实现了脸书和INS等社交媒体永远无法实现的互动,呼吁要让资本来解决TikTok的问题,而不是国家干预。

  “我们到青少年时期所接触到的互联网与过去成长的阶段有所不同。互联网大企业的垄断,令我们牺牲了网络中立和信息自由。脸书和谷歌已经取代了数百家公司,他们缩小了世界对互联网的定义。”大V们表示。

  TikTok的命运预计将在未来10天内敲定。“争取最好的结果,不放弃探索任何可能性。”在内部信中,张一鸣说。

Read More